分享到:

“一坨屎”折射的不仅是天使变魔鬼__深圳医疗事故律师网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2017年07月27日 9:26   留言»  

 据7月5日《岳阳日报》报道:生宝宝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是刚在市妇幼保健院生完宝宝的唐女士,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7月4日中午12时,唐女士去看望躺在市妇幼保健院8楼病房的皓皓。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皓皓的脸上用两块透明胶带贴上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别摸我,我是一坨屎”。她无法接受孩子遭受这样的侮辱,心疼得眼泪直流。

  某些戴着天使名号的人物,原来其实是“一坨屎”。

  黄建军解释,这是两个新护士在病房内相互在脸上贴纸条开玩笑,在抱孩子的时候,不小心沾到了孩子的脸上。也就是说,新护士也好,“临时工”也好,无论是脱下护士服还是病房之内,均可以开“一坨屎”的玩笑。并且将我是“一坨屎”的标语贴在脸上,这真是有关职业道德的“奇葩”之新闻。

  不偏不倚,正好粘在了孩子的脸上,且有两块透明胶带固定,这样的解释,恐怕也是“一坨屎”的解释。一个新生婴儿,既没有自虐的爱好,也没有他虐的需求,更没有他虐的暗示,怎么可能粘贴上有关“我是一坨屎”的标语?如果是护士打闹抱孩子粘上,天使们会不会立刻拿掉?怎么可能等到其父母来见到证据?因此说,沾到脸上的解释,似乎也是“一坨屎”,闻起来臭,理解起来更臭。不是怀有苛毒之心蛇蝎之心者,难以找到这样的报复方式。

  “我们已经当场责成两名护士向家属赔礼道歉。”如果单纯天使开玩笑将“一坨屎”不慎在抱孩子时沾在其脸上,这样的错误就无需深究,即便医院方处分护士也不算大的过错。然而,假如这是一种对新生儿及其父母的报复,那么,所谓的“道歉”又有何诚意可言?

  道歉之后医院方给出的处理结果是经济处分及书面检查,如此处分其实根本没有触及到此事的内核——护士到底给孩子打没打过针,到底打了一种什么药物并致使新生儿抽搐、呕吐、大小便失禁?其颅内出血、蛛网膜下腔出血,到底是不是一个医疗事故?如果被“一坨屎”掩盖了新生儿病情的真相,却让两个护士承担了“一坨屎”道歉的责任,对于新生儿父母来说,是否是一种搪塞?唐女士的邻床产妇出面作证:“我亲眼看到护士给孩子打了针。”关键的打针细节都无法还原事实真相,即便无条件治好了新生儿的病,其给新生儿造成的隐性身体伤害,又怎么能“治好”?因此说,“一坨屎”里的真相才是最重要的,撇开真相谈道歉,当然是一种避重就轻。

  缺乏职业道德的天使,瞬间就会变成魔鬼,同样,插上了翅膀的,未必一定是天使。一坨屎,折射的也不仅仅是天使向魔鬼的蜕变。

  文/李振忠

 


欢迎您参与咨询:

页面导航

律师团队

医学顾问

热门标签

历史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