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患儿靠呼吸机维持 家人仍在坚持__深圳医疗事故律师网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2017年06月28日 9:18   留言»  

本报讯(记者 贾荣) 5月31日,已被诊断为脑死亡的3岁男孩童童(化名)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依靠呼吸机维持着心跳,家人仍在坚持,企盼一丝希望。

        3月底,本报以《三岁半男童卫生室输液现异常,入院后昏迷几次病危 谁“治坏”了他的病?》为题,持续关注了东河区一名3岁男童在卫生室输液出现不适后被送入医院陷入昏迷一事。5月31日上午,记者再次到医院病房探望童童,他的脸色已不像两个多月前那么苍白,孩子母亲说童童通过鼻腔可以吸入一些流食,经过爱心按摩师精心护理,童童的所有脏器已恢复功能,但被诊断为脑死亡,不过家人仍抱着极大的希望,坚持治疗。

        5月初,童童的家人拿到了结论为医方负次要责任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时,童童父亲认为里面有许多地方说得含糊不清,他们对结论不认可,将向内蒙古自治区医学会提出再次鉴定申请,等待法律判决。5月31日,童童爸爸告诉记者:“现在我们一家,尤其是孩子根本没时间再等。孩子很小,生命力却很顽强,现在情况好转,但孩子的后路在哪里?我们已经拖欠了医院大量费用,再没有钱继续为孩子治疗了。”

        记者看到这份由包头市医学会出具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的分析意见中写着:根据医患双方提供资料及陈述听证,专家组经讨论后认为,医方根据患儿病情,用药基本符合诊疗常规;患儿在诊疗过程中,出现药物过敏反应,医方虽终止治疗,但未及时给予抗过敏治疗及留观,而后又出现病情变化,医方仍未引起重视,仅给予对症治疗,未采取抗过敏措施;患儿目前诊断为过敏性休克,多脏器功能衰竭,脑死亡;患儿发生过敏性休克,与患儿体质有关。按规定,氨溴索注射剂无须做皮试,且引起过敏性休克的发生率较低。患儿初期的休克症状不典型,就诊医疗机构为基层卫生室,医疗水平和条件有限。是多种原因导致患儿损害后果的发生,患儿目前医疗损害后果与医方的医疗行为有一定因果关系。由此推出结论: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二条、四条、《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第三十六条,本医疗事故争议属于一级乙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次要责任。

        “鉴定书给我们一种感觉,好像在说因为孩子体质问题,所以孩子应该负主要责任。鉴定书里还提到休克症状不典型,而当时孩子肚子疼,还打冷战,嘴唇也发紫了,难道这样还不典型?”童童的父亲说,3月20日孩子出事后,诊所拿来1万元,鉴定出来前送来5万元,直到现在诊所再不见人来,也没再付过医疗费。

以上内容来自:包头晚报

欢迎您参与咨询:

页面导航

律师团队

    向上下左右不间断无缝滚动图片的效果(兼容火狐和IE)

医学顾问

热门标签

历史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