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移动医疗应用:待开发的金矿__深圳医疗事故律师网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2017年05月27日 13:49   留言»  

 移动医疗健康领域在中国犹如一座待开发的金矿,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都存在着重大机遇。但潜在的法律风险,却让不少移动医疗应用商止步不前

    法治周末记者 李飞

    排队、挂号、问诊、取药……曾经,连治疗一个小小的感冒都会让人在医院疲于奔命的时代有望远去,取而代之的,可能将是移动医疗时代。

    打开智能手机,搜索医疗健康类的APP应用,你会发现结果已经超过2000条。无论是签约家庭医生、自我诊断急救,还是疾病药物咨询,都能找到对应的移动医疗工具。作为一种新型模式和工具,移动医疗正在改变人们传统的监测、看病、保健的医疗方式,并逐步形成一条新的产业链。

    据艾媒咨询预计,到2017年年底,移动医疗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25.3亿元。这对创业者和投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潜在市场。然而,想要掘金医疗矿山,却并非那么容易。

    封闭环境中求商机

    目前,国内有多家公司都在提供网上医疗咨询服务,但因理念不同,所以提供的服务、专业程度也不尽相同。曾与周鸿祎一起创办奇虎360的王航,就是移动医疗浪潮中的先行者。7年前,他与他的团队以创办“医疗领域的大众点评”为出发点,走上了独立创业的道路。而现在,他创办的“好大夫在线”已经在众多医疗健康类APP中站稳了脚跟。

    王航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对于我国的医疗情况来说,医疗资源的稀缺是主要问题。而且大量优质的医疗资源集中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这样就给外地就诊患者制造了很大难度:一是挂号难;二是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经济成本。而通过网上咨询,患者可以在就诊前预先向医生咨询就诊注意事项、医生出诊时间等问题,帮助患者顺利就诊。一方面可以提高医生效率,缓解门诊压力;另一方面可以帮助患者节省成本。这正是咨询类医疗应用的立足之地。

    然而做医疗类APP的创业者都很清楚,我国的医疗环境相对封闭,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很难通过相关组织得到医生资源。这无疑为移动医疗创业竖起了一道不低的门槛。

    对此,王航回忆道,在创立之初,“好大夫在线”是一家一家的医院去跑,一位一位医生地去沟通,让医生从了解到使用再到信任,是一件很有挑战性的事情。

    但网上问诊毕竟不能取代面诊,而只能起到导诊作用。医疗应用“杏树林”的创始人张遇升就曾表示,虚拟空间里目前还无法面察亲观病状,医疗咨询自身定位是解决医生和患者的联系,不能做诊断。因为医生没见到患者之前给诊断对双方来说都有很大的风险,这个行为本身在医疗体系里是被禁止的。

    以“好大夫在线”为例,目前产品线更多的是关注患者就诊前,比如线上咨询、预约转诊、电话咨询服务等。王航也强调,网络上任何关于疾病的建议都不能替代执业医师的面对面诊断,因此网上提供的咨询服务是轻量级的诊疗建议,不能做为诊断。无论是手机上的服务还是网站上的服务,用户最需求的还是去医院面诊。

    “医疗是一个严肃的话题,对于药品更是如此。对于‘好大夫在线’这个医患平台来说,我们目前是没有资格给患者提供用药这类服务的。我相信一个患者在用药这件事上一定是会对自己负责任的,所以患者必须遵从医嘱,按照医生的规定按时、按量地用药。”王航的这一番话既是对用户的提醒,也是对医疗咨询类APP现状的剖析。

    耐心探寻盈利模式

    无法提供用药,也就意味着巨大的药物市场难以企及。那么盈利从何而来,便成了所有移动医疗创业者需要思考的问题。

    王航认为,通过互联网提高效率来解决医疗资源紧缺问题,将是“好大夫在线”未来盈利的方向。目前好大夫平台总共已有30万名医生,其中有5万名活跃医生,以免费解答患者问题来积攒用户群体。他相信只要他们做得足够好,相当于增加了整个社会的医疗资源。

    “客观来说,社会医疗资源和医疗效率是提高了不少。但是,这几年互联网医疗和移动医疗领域在商业模式上没有太大的突破。根本问题在于医疗市场是服务市场,然而中国消费者并不愿意为服务买单。”春雨天下副总裁毕磊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很多患者的观念是愿意为药付钱、为医疗检查付钱,但并不愿意为医生给你的就诊服务付钱。

    对此,“好大夫在线”给自己的定位是,先搭建医生跟患者之间的服务平台。医改过程艰难漫长,消费者愿意为服务买单的意识没有树立起来,一点点提升医生和患者对互联网医疗和移动医疗的意识需要耐心。7年时间过去了,王航深深感觉到做互联网医疗行业最需要的不是技术,也不是资金,而是耐心。

    在这7年中,“好大夫在线”尝试过多种收费模式。这些模式几乎代表着众多移动医疗应用的发展历程。

    最为普遍的便是电话咨询模式。从2009年至今,“好大夫在线”等众多应用商一直提供这个收费服务。这主要是根据医生级别和通话时间进行收费,每15到30分钟的价格在150元至400元,然后和医生进行分成。此服务更多的是面向二三线城市的患者,通过电话的形式解决地域、时间上给患者带来的困扰。

    而对于很多以电话咨询无法解决的患者,海外就诊就成了应用商们的另一条收费渠道。由于部分疾病在海外才有治疗方法和药物,而且部分高端用户也有去海外就诊的需求,所以早在2011年10月“好大夫在线”就开始寻找合作伙伴,并最终选中麾下数个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的“盛诺一家”,双方资源互补,以共同实现盈利。但不完美的地方在于,如何分成始终是双方需要磨合的问题。这也是许多移动医疗应用商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难题。

    除了前期咨询服务之外,术后随诊也是移动医疗中不可或缺的盈利渠道之一。术后随诊服务正式上线于2012年年初,主要盈利模式是付费会员制,然后和医生进行分成。通过和国家心血管病中心阜外医院等多家医院进行合作,对于所有在该院进行了支架介入手术的患者,医生将通过网络及时了解其恢复、服药、检查情况等。这个服务降低了随访的时间成本和资源成本,方便患者,降低术后风险发生率。

    今年年初才逐步成型的“住院直通车”服务,则是针对患者住院难问题诞生的。此服务上线,旨在联合各大医院科室,协助特定患者快捷入院的服务。

    “把更多的医疗服务提供商嫁接到‘好大夫在线’这个平台上来,从中收取分成,是我们团队初步设想的商业模式。然而,众多商业模式的探索,并不能改变移动医疗领域盈利性不足的现状。这两年仍将只是设备医疗的天下,未来才是考虑如何利用多年来积累的医患数据赚得利润的时候。”王航对法治周末记者分析道。

    发展伴随法律风险

    虽然移动医疗健康领域在中国犹如一座待开发的金矿,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都存在着重大机遇。但潜在的法律风险,却让不少移动医疗应用商止步不前。

    2012年,国家卫生部医政司发布了关于扩大医师多点执业试点范围的通知,允许符合条件的医师可以申请多点执业,但是远程诊疗仍未放开。这就使得如春雨掌上医生、快速问医生等应用都只能提供问诊和自诊服务,医生不允许给患者开处方,只允许医生对用户做一些与健康相关的指导,以及就医前和就医中的一些注意事项。

    处方药只能拿着医生的处方去医院药房购买,而不能在网上实现,使得开处方药成了医生提供服务的一个禁区。医生力图规避法律风险,但患者获得的信息就相对少了。

    而随着医疗领域移动应用的开展,医疗卫生数据共享带来的医疗责任认定、隐私保护等问题却在日益凸显。

    互联网法律专家赵占领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目前需要的是出台相应的管理法规对电子病历修改留痕、电子签名效力认定、隐私数据访问与操作等诸多敏感问题进行规范。法规遵从将成为医疗行业移动应用实施的重要考虑因素。因此在法规与管理办法制定方面,政府应当加快步伐,规划医疗行业移动应用,使医疗信息系统能够发挥其价值。

    同时,有业内人士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除了与设备关联的APP外,所有移动医疗领域的APP应用都需要严格控制自身的风险,因为关系生命健康,所以更须谨慎。尤其是应用中提供的药店、医院的地理位置,必须保证准确无误,给予解答的医生也必须保证质量,否则可能因误诊而引发法律风险。

    对此,王航告诉记者,他们自己也在尽量规避风险的发生,通过网站不收录民营医院,而且会对每一位医生的身份做详细的验证,不仅通过医师的从业资格证,还会向医生所在医院、科室通过电话进行核实等措施,保障移动医疗应用的合法运营。


    由于以上潜在的问题及监管风险,赵占领认为现在通过移动医疗应用看病还不太现实。在短期内移动医疗应用可能还是会以提供健康咨询服务为主。这主要是由于没有经过专业的医疗设备检查,也没有医生的当面诊断,容易出现误诊情况和产生医疗纠纷。另外,医疗APP诊断,一旦发生医疗事故和纠纷,往往因为证据不全或者缺失,难以解决。同时,医疗监管机构还没有对移动医疗应用进行专门的监管,鉴于纠纷多发且关系到患者的人身安全,医疗监管部门会更加重视,介入监管的可能性更大。

 


欢迎您参与咨询:

页面导航

律师团队

医学顾问

热门标签

历史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