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遇医疗事故 村医大多只能私了__深圳医疗事故律师网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2017年02月06日 4:04   留言»  

 在农村行医30多年、57岁的村医杨凤明分析,原来村医在村里都是自己单干,在本村本乡都保持较高的威望,也受人尊敬,医患之间有较高的信任度,所以医疗纠纷相对较少。而实施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统一管理之后,许多村民都以为村卫生室不再是个人的,而成了政府“公家”的。在这时候,扮演“公家”角色的乡镇卫生院等上级机构一旦公开表明与村医脱离关系,会进一步让村医的权益没有保障。

  日照市原东港区涛雒镇的一位村医也称,此前遇到医疗纠纷,还有镇卫生院出面调解,如果连这一调解方都没有了,村医遇到事情更加被动。

  与此同时,不少村医却感到,农村因医疗事故引发的纠纷在逐渐增多。“首先是农民的法律意识在增强,其次是社会风气也淡化了医患之间的感情与信任。”杨凤明分析说。

  在生存的压力下,小心谨慎的村医不约而同地总结经验,探索自保之道。有村医总结出了农村容易引起医疗事故的病种,在遇到患有此类病症的患者加倍小心。“像肺心病、心肌梗塞、哮喘等,遇到这种病人就得小心。”上述涛雒镇的村医称。有的村医还分析出易引发纠纷的患者年龄段规律:“以前老人多,现在小孩多。”更多的村医则是“未治病,先自保”:“遇到感觉可能有麻烦的病人,能不接就不接,赶紧推荐转院。”

  一旦医疗事故,村医也大多只能私了。“有的村医愿意走法律程序,但患者家属不愿意,比如他们拒绝尸体解剖,拒绝化验,就弄一帮子人闹;有的村医本人也不愿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因为他爱惜自己的荣誉,怕传出去影响病源。”东阿县一位村医说。

  医疗责任险

  来得太迟推得太慢

  “村医主动放弃法律维权,还因为基层没有调解机构,上法院又担心耗时耗力,耽误不起,而且到最后一旦判赔钱,还是自己承担。”刘茂仕称。“就是走法律途径,也有一个困难,村医接诊,没有病历,只有处方单。”金乡县司马镇东蔡村48岁的村医蔡广征说。

  村医一旦要赔偿,就要自己掏腰包,也暴露出面向村医的医疗责任险覆盖率极低。记者在淄博、日照、聊城等地调查发现,不少村医根本没听说过有这种保险。

  在省内,金乡是较早倡议村医入医疗责任险的县市之一。“之前,各乡镇也入过医疗责任险,只不过中间断了一两年;直到2011年全县又开始推广,并把村医也纳入其中。”金乡县卫生局医政科科长章爱芹介绍说。金乡县倡导村医入医疗责任险,并未正式下文做硬性要求。但目前,全县1300多名村医,已有半数加入。每名村医每年保费675元,最高可理赔20万元。

  蔡广征对村医入医疗责任险非常赞同:“这至少能让村医放点心。”

  夏津县的一位村医则认为,对于一个月收入几百元的村医来说,医疗责任险的保费额不算低,应该由政府给予一定的支持。“没有财政支持和政府要求,村医入险无法实现全覆盖,那医闹多了,肯定会进一步在医患之间形成恶性循环。”

 


欢迎您参与咨询:

页面导航

律师团队

医学顾问

热门标签

历史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