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弱势群体打官司有“收费底线”__深圳医疗事故律师网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2017年01月29日 16:25   留言»  

核心提示

  打赢官司却拒绝支付律师风险代理费,被律师事务所告上法庭。

  当事人向律师事务所提出质疑:打一个医疗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需要风险代理吗?为什么律师不事先告知还有远低于此收费标准的政府指导价?5月8日,记者从于洪区法院获悉,法院以律师与当事人签订风险代理合同前未告知政府指导价,以保证当事人的知情权及选择权为由,判决双方所签风险代理合同无效。

  当事人只须按政府指导价支付律师费。

  打赢医疗官司获赔113万

  李某的儿子在辽宁某医院治病期间发生医疗事故,造成一级伤残。悲愤之余,李某聘请律师帮其打官司。

  2010年1月13日,双方签订代理合同,约定先交办案基本费用1000元,其余为风险代理,如判决书、调解书确定的赔偿、补偿的数额超过18万元后,超过18万元部分按20%收取代理费,在收到赔偿款后立即支付。

  2012年9月20日,于洪区法院判决医院赔偿李某儿子113万余元。医院不服,提出上诉。市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医院按判决支付了赔偿款。

  按说,案件应至此了结。但,双方在支付律师费用上发生了分歧。

  当事人拒付18万律师费

  2012年12月28日,辽宁某律师事务所将李某告上法庭,要求给付律师代理费18万余元。律师事务所称,该起医疗纠纷历时近三年,期间历经数次的开庭和数次的各种鉴定,律师作为李某全权委托代理人,进行了大量的工作。李某应按双方约定支付律师费18万余元。

  但李某称,当初他并不知道律师收费还有政府指导价,律师也没有告知,所以才签了风险代理合同。对于一级伤残,赔偿不存在风险,获取巨额赔偿只是时间与程序问题。律师对其实行风险代理收费,是利用了他对法律的无知,合同显失公平。

  李某希望律师能同情他的遭遇,儿子完全丧失生活自理能力,需要家人一辈子照顾,且每个月仍然需要大量的医疗费用,判决赔偿的所有费用,以后都将用于孩子的治疗。李某请求法院依法认定双方委托代理合同无效或对合同依法予以变更。

  法院仅支持指导价6万多

  法院认为,本案中原、被告签订的民事委托代理合同中未载明律师服务收费的政府指导价,律师事务所亦未举证证明在签订合同前其已向李某告知了律师服务收费的政府指导价,故应视为律师事务所并未向李某告知政府指导价。

  律师事务所在未向李某告知政府指导价的情况下,与李某签订了风险代理合同并约定了高额的代理费,该合同行为违反了《律师收费管理办法》关于实行风险代理的规定,即委托人被告知政府指导价后仍要求实行风险代理的,律师事务所可以实行风险代理收费。故双方签订的民事委托代理合同无效。

  另外,李某属于社会的弱势群体,需要得到社会的关爱,而律师事务所从医疗损害赔偿款中提取高额代理费,既不符合一般人的善良判断,也违反了承载社会公共道德的善良风俗。故本案所涉的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不应实行远高于政府指导价的风险代理,李某应以政府指导价给付代理费。鉴于本案时间跨度较大,故代理费计算应以政府指导价较高一档计算为宜(3%,一、二审共计6%)。于洪区法院判决李某给付辽宁某律师事务所代理费67659元。

  风险代理收费有特定范围

  于洪法院的姜鼐法官认为,律师事务所在提供风险代理法律服务时,应依照相关的法律、法规和地方性法规的规定,向当事人告知政府指导价,以保证当事人的知情权及选择权,否则,双方之间委托代理合同约定的高额代理费用,将因为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而不能获得法律的保护。

  另外,涉及类似侵犯公民人身权,保障公民基本生存权利的案件,如离婚、赡养、抚养、扶养、抚恤金、救济金、劳动报酬、一般人身损害赔偿、劳动争议、工伤赔偿等纠纷不宜进行风险代理。

  因为该类纠纷中,人民法院所保护的当事人权益往往事关其基本的生命利益和生活条件,大多数属于生命利益;而对于接受委托的律师和法律工作者来说,其因提供法律服务获得的代理费用,从性质上说是经济利益。

  对两种利益做利益衡量对比,显然,生命利益远在经济利益之上,应优先获得司法保护,当然不能因为保护经济利益而威胁到生命利益。故该类案件不应实行远高于政府指导价的风险代理。

  本报记者周贤忠

  法律解读

  律师提供高收费代理有法定限制,涉及离婚、赡养、抚养、扶养、抚恤金、救济金、劳动报酬、一般人身损害赔偿、劳动争议、工伤赔偿等纠纷,不宜进行风险代理。此类当事人可参考“省钱”的政府指导价寻找代理人。

 


欢迎您参与咨询:

页面导航

律师团队

医学顾问

热门标签

历史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