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对医联体可以这样理解__深圳医疗事故律师网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2016年06月20日 1:32   留言»  

没有经济利益谁会真心合作

  问:有人说,医联体分为两种:松散型的技术协作联盟和紧密型的医疗服务集团。但是关于松散型与紧密型的区分界定,都没有仔细阐述。怎样判断两者的区别?今后医联体的趋势会是由松散型向紧密型发展吗?

  答:1.没人统一定义。一般来说,联盟成员的人、财、物统一调配,经济利益一体化,属于紧密型。仅通过合作协议明确各成员之间权利和义务的医疗联盟,各取所需,各得其所,各为己利,属于松散型。我比较看重经济利益关系,没有经济利益这个纽带谁会真心合作?

  2.对上下级协作的形式没有具体要求,松紧都行,做不做看自愿,提倡但不“拉郎配”。

  转诊推不动主要是利益没协调好

  问:提出医联体概念的目的就是为了推进分级诊疗制度,让三级医院、二级医院、一级医院乃至社区医院之间实现双向转诊。据了解,有些医疗联盟的转诊率是比较低的,而且,从上往下转比从下往上转的动力要大。为什么?

  答:主要原因是利益关系没有调整好。患者入院后需做一系列检查治疗,后期康复无需留在大医院浪费优质医疗资源,没多少钱可赚还占着床,大医院当然希望下转;小医院在患者少的情况下不愿意上转,没患者怎么维持运转?另外,也存在因绩效工资没做好,地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工作积极性下降,推诿患者的情况。归根到底,还是经济问题。

  问:在国外转诊不及时是有相关法律制度的,我们国家有这类的制度规定吗?

  答:有不许超范围执业的规定。基层不及时转诊延误治疗,造成严重后果的,患者也不干。存在为了经济利益不及时上转的情况。

  医联体内的多点执业问题

  问:在今年的两会上,有代表提到在医联体内,三甲医院如果派专家到社区出诊,专家在社区医院也不能开处方,社区的患者要到大医院再挂一次号,很麻烦。一些医生说他们一般会借用社区医生的名义开处方,以规避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是不是涉及到多点执业?

  答:上级支援下级应该算多点执业。未经批准不得到处看病,因为出了医疗纠纷不好处理,网上那些医生要的“自由”估计是要自由自在走穴的权利。但说大医院医生下基层没有处方权,有点死较劲的味道。我认为,只要是官方(卫生行政部门和医院)派去或许可的下基层,应该可以开处方并承担医疗责任。没听说下基层就以基层医生名义开处方的,那样做的结果是模糊了吃错药的责任主体,大医院医生下基层成了做顾问而不是出诊。

  不存在医联体捆绑患者

  问:上海从2011年就已经在做医联体的项目,但是认同度不高,一些居民认为医联体会阻碍自己选择医院就医的自由。难道医联体会把患者和医院绑死吗? 

  答: 上海瑞金医疗集团确实做得很早,据说效果不错(我没调研过)。瑞金也是借鉴国外做法,几年前在美国考察过他们的“医联体”(好像叫医疗网络)。不存在医联体捆绑患者的问题,上海最先允许患者选择任何医院看任何病且能够获得医保报销,因为他们的卫生信息化做得好。引导患者合理就医主要通过降低基层看病自负比例进行柔性调节,但力度不够大,患者愿意多花钱看大医院的大医生。国外未经转诊不报销,大医院不接受未经家庭医生或基层医院转诊的患者,除了急诊。

  药品报销比例与医联体没关系

  问: 一些居民反映由于大医院和社区医院的药品报销比例不同,一些大医院能拿到的药在社区医院拿不到,医联体对于居民来说没有什么切实好处?

  答: 基层药品报销比例更高。经过漫长而艰难的协调过程,新版基本药物目录已经国务院批准后发布。品种由300多种增加到500多种,地方还可以增减一些,基层用药不方便的问题将有所缓解。但这个与做不做医联体没关系。

  医保总额可在医联体内部调剂使用

  问:关于医保总额的问题。一般我们所看到的主要是大医院的医保总额超支,但是很少听到社区医院超支。如果医联体不断运作,大医院向社区卫生机构转送患者增多,会不会导致小医院的医保超支?如此一来,小医院会不会没有动力参与医联体?

  答:给医院下达医保总额是为了控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公费医疗经费超支就与医院挂钩了),但很难科学合理测算这个总额。国务院医改办正在研究解决这个问题。医保总额可以在医联体内部调剂使用,所以不影响推行医联体。

 


欢迎您参与咨询:

页面导航

律师团队

医学顾问

热门标签

历史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