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拒绝“潜规则”七八年不开药——记“手术刀李医生”__深圳医疗事故律师网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2016年06月12日 13:54   留言»  

 东北网4月10日讯 看了医生工资20年翻了20倍的博文,有提及红包、回扣等问题。无语了,不是所有的医生都这样,我工作24年,工资不到4000元,已经七八年没开过药了。这是我明天要做手术患者送的红包,实在退不回,缴了住院押金。随帖附有一张“黑龙江省医疗住院预交金收据”图片:现金,2000元。

  一年前,“手术刀_李医生”在新浪开微博,认证信息为:主任医师,临床司法鉴定法医,第三届黑龙江省司法鉴定人协会理事。这些内容和微博头像基本将他的真实身份“暴露”。

李金山为患者交押金收据。

李金山在手术室。

  身在行业24年,善与恶、好与坏尽收眼底。他以近似公开的身份不断发声,一年多,发帖万余条,大部分内容与医疗有关。他说,尽量做好自己能够做到的,不至偏离自我认同的价值框架,不至丢掉医者的职业尊严。

  “不管多少,我都拒收,不能直接退回去的,就交给医院,或给患者交押金。增加收入的方式很多,钱拿着也心安。”

  医生已被

  抹得够黑了

  晒住院押金收据是偶发事件。

  “发微博当天看到一篇医生收入的新闻,说收入有多高,红包、回扣有多少,不是所有医生都这样。”李医生说,帖子就是这么来的。

  患者是位80多岁的老人,髋骨骨折,要不要手术,家属比较犹豫。他与家属商量,如果不手术,长期卧床会引起尿路感染、血栓等疾病。他主张手术治疗。

  做手术,给红包,医患间心照不宣。手术前一天患者家属给他2000元,实在推不掉,他拿着了,中午就去给患者交了押金。

  手术非常成功。术后第二天,老人病情比较平稳,李医生将押金收据交给家属,“什么时候给,要看时机,提前给,家属会琢磨,是不是手术出了问题。术后结果出来后给,家属会放心。”

  老人是退伍军人,术前全麻,醒了以后,给李医生敬了个礼。拿到押金收据那一刻,家属有点蒙,“从住院开始,李医生每天都来,非常关照,老人出院后还能接到他的电话,没想到他会把2000元退回来。”

  从医24年,打做手术起,就开始有人送红包,从最初的30元到现在的2000元,不断翻滚着。

  “不管多少,我都拒收,不能直接退回去的,就交给医院,或给患者交押金。增加收入的方式很多,比如做些司法鉴定,得到的钱拿着也心安。”他说,这个行业被抹得够黑了,再这么干,更洗不清。

  拒收红包源于家庭背景,李医生的父母都是工程师,妈妈总说:不是你的,一分钱都不要拿,该你得到的,付出了就能得到。

  一次看病经历,更坚定了他的态度。

  “我有这样的同学关系,看病都非常困难,可想而知,普通患者会是什么样。”
  我满口咯血

  遭遇看病难

  2008年,汶川地震,李医生被选入哈尔滨首批赴川支援医疗队,还是领队,但飞机进不去。

  赴川任务取消前,一台手术刚结束,他突然咯血,满口全是。为了去汶川,他没和医院说。任务取消,医院让他赶紧去看病。省内多家医院的专家会诊,认为可能是肺癌,必须做手术。

  尽管身为医生,但这次,他害怕了,进一步寻求确诊,去了天津肿瘤医院。“到天津发现患者太多,一时看不上,只能等。”通过同学关系,联系到同为哈医大校友的科室主任,提前就诊。

  校友医生排除肿瘤的可能性,认为是肺隔离症,仍需做手术。他又去了北京,在301医院,排号非常难,做CT要等8天。同学特意加了班,带他做了CT,结果不是简单的片子,而是一张光盘,一次扫描,几百张片子全在里面。

  拿到CT光盘,仍要等。301医院专家每天出诊很少,经常在外地讲课,“我有这样的同学关系,看病都非常困难,可想而知,普通患者会是什么样。”同学告诉他,外地人来看病多数要等两周左右。

  身受才会感同。

  301医院医生仍建议手术,但还不能确诊。最后,他去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找到“国内影像学第一人”之称的李天一教授问诊。为了把握,通过同学联系的同时,他花了500元,找号贩子买号。李教授的确给了不同结论,咯血原因是衣原体感染,因常和病人接触形成,在医生中多见,只是他有些特殊。

  从北京回哈后,吃了半个月药,咯血病好了。同学开玩笑,说他很幸运,如果做手术,要摘除肺叶。

  此后他常提醒患者,多看些医生,找最好的治疗方案。这种提醒也源于他的另一身份所带来的感受。

  “有些信息,患者是知道的,包括用药比例,但他们没有办法。我对滥用药深恶痛绝,尽量不用很贵的药。”

  我有七八年

  不开药了

  除了是骨科主任医师,李医生还是省司法鉴定人协会理事成员,每年做医疗鉴定100例左右,带来工资外收入的同时,也看清医患间种种纠纷的症结。

  做司法鉴定,接触大量医疗纠纷案例,他发现,很多医患矛盾由红包、回扣等问题引起。近日,他又转发一条微博,有人晒出外地一家医院开药的图片,4盒药,医院收了148元。实际上,这4盒药医院进价不过13元左右。

  “有些信息,患者是知道的,包括用药比例,但他们没有办法。我对滥用药深恶痛绝,给病人看病时尽量不用很贵的药。”他有七八年不开药了,动动笔就有钱,但这个钱他不想赚。

  他所带小组,年轻医生刚参加工作,仅有1000多元工资,实习期结束,也就2000元左右。“有些人说,这点工资,还不如大医院的护士。确实,大医院奖金多,市级医院没法比,可如果医生狠下心来开药,收入还是很高的”,李医生说。

  社会环境改变了,人容易偏离方向。对年轻医生,他很理解,上学花很多钱,想在短期内拿回去。为了学生不偏离轨道,他常带他们做司法鉴定及伤残等级评估,增加一些收入。毕竟,学生要生存,得帮他们。

  医护人员面临很多诱惑,但要学会保护自己,收了红包,患者就会把医生看得非常低,一旦出现纠纷,就会加重对医生和医院的攻击,采取比较激烈的方式。“医患矛盾,只有建立足够的信任和清澈的关系才能解开”,李医生说。

  去年12月,他去香港参观了港大医院模式。港大医院实行专业医生负责制,团队化管理,手术方案出来后,到底由哪一位医生来做手术,患者根本不知道,也不知道该给谁送红包。

  今年初,他被调整到医院医务科,专门从事医患纠纷处理。设想中,首要任务是规范医疗行为,他说,肯定会触动利益,但这样做,也是为保护同事。

  在这家医院,李医生不是“另类”。

  医务科一位同事与他同年参加工作。她说,李医生在患者中口碑不错,拒收红包是常事儿。很多医生的收入的确不高,拒绝红包的诱惑很难,但很多人抵住了。“在我们医院,医生拒收红包不稀奇。拿人手短,一旦收了,有些患者会提要求,甚至指责医生。”同事说,大家干脆不动那心思。

  近日,李医生又做了一台手术,患者是哈工大一位学生,家长同样给李医生送了2000元红包,他和同事再次拒收。这位家长说:“不给红包的话,担心医生会生气,不给好好看病。一开始以为给少了,才给退回来,问了其他患者,红包都被李医生和他的同事给退了,这才放心。”

  李医生叫李金山。记者随他从市五院门口进入骨二科办公室,一路上,不停有患者和家属过来打招呼。他,享受这种信任。

 


欢迎您参与咨询:

页面导航

律师团队

医学顾问

热门标签

历史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