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深圳商报评论:中华医学会向美国学了什么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2014年07月07日 11:35   留言»  

□ 堂吉伟德

卫生计生委主管的某事业单位的一位项目主管告诉记者,企业赞助社会组织办会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都非常普遍。“社会组织办会的目的是促进学术交流,可是办会也有成本,政府不给出钱,我们自己也出不起那么多钱,那就只好找企业谈赞助了。这些说起来也是跟美国学的。”

违规收费、未经批准开展评比达标、有偿提供信息,一直以来是行业协会和社会组织牟利的手段,也是被审计部门点名最多的症结所在,自然,作为拥有庞大医疗资源的中华医学会自然无以免俗,只是手段的翻新程度不同而已。总的看来,要么用广告展位、医生通讯录和注册信息等作为回报,收取赞助费,要么未经批准违规收取资格考试复训费,甚至还存在着账外之账,作为“定向公关”平台的中华医学会,真正可谓生财有道。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行业协会的发展,要么 真正为行业代言,获得大家的积极支持和认可,要么利用后面强大的行政权力,作为“二政府” 游离于灰色地带。事实上也是如此,作为非营利机构的中华医学会,承接了很大一部分国家卫计委医学教育的职能。如果再加上大量的退休高官任职于行业协会,作 为主管部门下的事业单位,导致其拥有相当大的行政权,甚至成为主管部门的小金库或者福利通道。部门当靠山,协会冲前面,行业协会的腐败现象,也日益为公众 所诟病,也为监管层面所重视。

加强行业协会的管理,规范其运作行为,核心在去行政化, 关键在建立相应的制度并强化监管。不可否认,行业协会拉赞助是其生存之道之一,但前提在服务和自愿的基础之上,其间只有对等的利益而无暗箱的交易。美国的 行业协会完全是地位独立,行为自主,经费自理,自愿参加的组织。协会经费以会员交纳的会费为基础,另一个重要来源是通过提供服务的收入和国家委托协会所承 办任务的委托费。也正是这样的功能定位,使得国外的行业协会具有强大的代表性,并可以促进政府行为的透明化和公共决策的科学性,并成为民间组织强大的一个 象征。

反观国内,行业协会成为“收钱协会”,跟其非 营利性的功能定位背道而弛。自然,相比于美国式完善的行业协会而言,其间也存在着极大的差距。对于行业协会问题和现状的认识,不能只看其表更要注重其里, 否则就无以抓住主要矛盾和解决主要问题。拉赞助和收会费确实是美国包括国际所有的行业协会的共同做法,但去行政化保持其独立性和公益性,才是行业协会强大 而完善的标准。只见其“收钱”不见其管理,如此舍本逐末的说辞,自然是有选择性的狡辨,护犊心态如此迫切,也足见行政权和行业协会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 系何其之深。

“跟美国学的”,是对行业协会问题的选择性漠 视,其既得利益的态度,也折射出行业协会的改革之路并不平坦。中华医学会等行业协会的真正问题,在官更在管。作为行政主管部门,面对审计揭露的问题,本应 是如何去查找管理漏洞,改进管理方式以防止类似问题再现,从而让行业协会真正发挥服务行业的作用。一句“跟美国学的”暗语,道出多少隐晦的态度。管理的责 任和姿态尚且如此,有了权力的庇护与纵容,才有了行业协会的“收费之乱”,以至于良莠不齐而让非法组织抢上头牌。

欢迎您参与咨询:

页面导航

律师团队

医学顾问

热门标签

历史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