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河源紫金丙肝疫情曝光 一条街查出两百感染者

深圳医疗纠纷律师   2012年02月23日 9:19   留言»  

摘要:中央电视台昨日引用广东电视台《今日关注》报道,披露了广东河源紫金县自2010年来的离奇丙肝疫情。

河源紫金丙肝疫情曝光 一条街查出两百感染者

河源紫金县,部分被查出感染丙肝的患者(图片经技术处理)。很多人在得病后都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而感染丙肝的。南都记者钟锐钧摄

◎集中在紫城镇响水路一带,感染者数量和原因暂无调查结果

◎广州专家前年去调查曾受阻,媒体曝光后国家疾控中心介入

中央电视台昨日引用广东电视台《今日关注》报道,披露了广东河源紫金县自2010年来的离奇丙肝疫情。奇怪的是,这些感染者主要集中在该县紫城镇响水路一带。据患者统计,近两三个月此路附近已检验出超200名感染者。

南都记者获悉,早在2010年南方医院到当地义诊时就已发现异常,但调查缺少当地配合而中断。近期媒体再度曝光此事后,2月18日,国家疾控中心、广东省及河源市的疾控专家赴当地开展流行病学调查。

实际感染者人数暂不详

2011年11月,河南安徽两地爆出丙肝疫情后,河源市紫金县当地网站“紫金论坛”上就有网友以《丙肝病毒入侵响水路》为题发帖爆出疫情,并得到众多跟帖印证。

根据南都记者获得的一份当地丙肝感染者自发搜集整理的名单,截至去年12月,仅自发登记、经医院确诊的感染者就有46人。其中,不少人都是一家两口或三口同时发现染病,并且多为母子或母女同时染病。感染者称,这还不包括一些不愿公开或已经感染尚不知情的患者。

河源市紫金县人民医院医务科工作人员证实,2010年以来,该院确实诊断出大量丙肝感染者,第一时间上报县疾控中心。该院传染病报告系统统计显示,2010年检查发现40名丙肝感染者,2011年检查发现21名。而2008年和2009年分别仅为6例和8例。目前,实际感染者数量官方未透露调查结论。

当地有关部门曾阻挠调查

当地居民介绍,2010年南方医院专家来扶贫义诊,发现前来就诊的丙肝感染者集中在响水路一带。为此,南方医院组织专家团,到响水路进行调查。但紫金县有关部门却不愿配合,甚至放话“你们要管就管到底,我们不管了”。

在当地居民邀请下,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也曾组织专家组前往当地调查,当地有关部门也不予配合。有邀请专家到当地调查的居民还被警告“不要多管闲事”。上述说法均得到参与调查的有关专家证实。

紫金县的丙肝疫情直到去年12月底被广东电视台《社会纵横》栏目率先曝光后,才真正引起有关部门关注。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昨日表示,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春节前领导已经多次批示。省疾控中心也多次派专家到紫金进行调查。本月中旬,国家疾控中心也派出专家到紫金。由于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所需要时间较长,所以还没有结论,原因还不清楚。

省卫生厅还表示,已经安排医院对当地丙肝患者进行规范化治疗。据央视报道,用于治疗丙肝的主要药物干扰素之前没有纳入医保范畴,患者一年单注射药物就要花费约6万元。为减轻患者负担,紫金县经过紧急申请,已经将干扰素药物纳入当地医保范畴,去年的费用也可以凭药费报销单办理医保手续。

疑点

传染源疑为路边小诊所

有患者称见过诊所医生重复使用针管给多个病人静脉推注

为什么感染者多集中在响水路一带?传染源究竟在哪?传染途径又是什么?目前,调查结论尚未得出,但感染者多怀疑与响水路的一家小诊所有关。

接受采访的当地感染者均反映,此前曾经去这家小诊所看过病,接受过静脉推注药物。一位不愿具名的患者回忆,这家诊所里只有一个医生,既要看病还要负责抓药打针,“有时候太忙了,还会用一种弹簧工具辅助打针”。该患者表示,曾见到医生重复使用针管,换个新针头给人注射。“但用这种弹簧工具打完针后,血液有时会倒流进针管。”响水路(现已更名为永安大道)上类似小诊所有好几家。这些诊所普遍简陋,构造多为狭长状,悬挂白布隔断,外间是接诊区,里间是注射室和医生起居室。南都记者以患者身份探访了这家仅十来平方米的小诊所。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坐诊。需要静脉推注的病人较多时,他会使用一种弹簧工具———针筒固定在一块木板上,靠橡皮筋的弹力将药水推注进患者体内。注射后的针管和针头则被分别放置在壁橱的容器和抽屉里。记者问起这些针头会不会被重复使用,中年男子予以否认,称这些针头一次性使用后就会被丢弃,专门机构会上门回收。

中央电视台报道中,紫金县卫生局副局长沈梅娣表示,他们多次对该诊所明察暗访,都没有发现其使用非一次性医疗用品。不过有居民猜测,省疾控中心派专家到此检查,小诊所听到风声后才收敛了。

紫金县疾控中心:此次疫情不属于传染病暴发

紫金县紫城镇响水路的丙肝疫情,是不是传染病暴发?对此,紫金县疾控中心有关负责人接受南都记者电话采访时,曾予以否认。该负责人表示,已经邀请省疾控中心专家到当地调查,具体有多少病例还未统计出来,目前的主要工作是宣传丙肝知识。

南方都市报(下称“南都”):根据你们调查的情况,紫金县的丙肝疫情严不严重?

紫金疾控:这个我们就配合省里面,省疾控中心专门来到这里,到我们县响水路那里调查情况。当时是省里的专家来的,市里的疾控中心都去了。

南都:当时检查出来有多少感染者?

紫金疾控:2007年到2010年以来,有40多个人抽血(检验)。

南都:发现病例有多少?

紫金疾控:阳性不到一半人。

南都:有没有调查传染源?

紫金疾控:省里面也没有给我们回复究竟怎么传染的,什么途径,也没有具体说。这个病的传播途径,主要是血液和性传播,所以他们也无法确定。

南都:为什么疫情主要是集中在响水路一带?

紫金疾控:不止啊,也不是始终是那里。有的是下面上来的,有的是租的房子在那里,不是说始终在那里。我们的传染病报告里,今年比去年明显减少了。

南都:这次疫情构不构成传染病暴发?

紫金疾控:从传染病法上来说,属于散发型的疫情。

南都:对这种散发型疫情应该怎么办?

紫金疾控:我们主要是大力宣传丙肝的知识。

南都:有没有对居民进行筛查?

紫金疾控:今年筛查就没有。因为散发型疫情不属于疫情爆发。

南都:那怎样才属于疫情暴发?

紫金疾控:在短期内一个地方,病人达到传染病法规定的数目才是疫情暴发。

南都:紫金县人民医院2009年报告8例,2010年报告40多例。这还不算暴发吗?

紫金疾控:因为这是整个县不是整个镇。我们紫金县有80多万人口。按照传染病发病率应该不算。

南都:但这些人集中在响水路一带。有没有统计响水路有多少人发病?

紫金疾控:这个具体我们还没统计出来。因为报告传染病我们是报告一个镇,没有具体报告一个居委会一个街道。

紫金十余名丙肝感染者讲述获知染病后的辛酸经历

对河源紫金这个小县城的人们而言,丙肝曾经是一个新鲜名词。近两年来,随着不断有人被诊断感染丙肝,他们才意识到这两个字的可怕:像乙肝一样能够传染、可能导致肝硬化、甚至最后发展为肝癌……然而,困境远不止于健康受损。

在河源紫金丙肝疫情出现后,南都记者赶赴当地采访,接触到14名已确诊的丙肝感染者,听他们讲述诊断出感染丙肝后的辛酸。

噩耗

偶然发现为时已晚

在记者面前袒露心声的这些感染者,有着诸多相似之处。除了都居住响水路、大多数曾在路边小诊所看过病外,他们几乎都偶然发现自己感染了丙肝病毒,也几乎都是第一次得知这种传染病的可怕。

2009年4月,57岁的黄群英发现自己全身皮肤腊黄,疲乏无力。在当地医院抽血化验没检查出结果,她又转至深圳一家医院治疗,吃了几个月药后也没有疗效,最后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才检查出感染了丙肝病毒。

67岁的温有青,去年农历二月份突感腿很累,走不动,胸口疼痛,拿水喝都够不到。叫上丈夫去一家小诊所看病,但看了三次也没啥效果。舍不得瞧病的温有青还是来到县人民医院检查,发现转氨酶高,需住院治疗。住院20多天后,确诊为丙肝。“我知道自己命不长了,天天哭。但是我小孩劝我说,妈妈不怕,我们治病。”

42岁的罗静香也是同样情况。2007年6月,一向健康的她突感不适,浑身提不起劲来,照镜子发现眼睛很黄,尿液也是黄色。她去紫金县人民医院做检查,却没有发现异常。她吃了医院开的药一个月,“一点效果都没有”。思考许久后,她决定到广州市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看病,却被诊断结果吓了一跳,“医生说我是丙型肝炎阳性,病毒含量很高”。

丙型肝炎对来自小县城的人而言是一个新鲜名词。经过医生的解释,罗静香明白这是一种传染病,“传播途径和艾滋差不多,都是通过血液、性生活和母婴传染”。然而,究竟是如何感染到这种自己闻所未闻的传染病呢?罗静香想不通。“怎么感染的我不知道。我身体一直不错,就感冒的时候在镇上的小诊所打过针,吃过药。”孙翠芬被确诊为慢性中度丙型肝炎后,自称“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都不知道丙肝是什么。”

更让人忧虑的是,很多人是一家多口均被诊断出感染丙肝。罗静香就是一个典型例子,17岁的大女儿和14岁的小儿子都被诊断为丙型肝炎阳性。“一家四口人就有三个人患了丙肝,丈夫还不肯去验,怕验出来也是这个病……”

负担

药物昂贵无力负担

高昂的治疗费用进而沉重地压在这些丙肝感染者的肩头。目前,丙肝的主要治疗办法就是注射1200元一支的抗干扰素。每周一次,连续注射将近一年,治疗费用高达6万多元。昂贵的治疗费,成为了压在这些感染者身上的沉重负担。

罗静香每个月都会来广州拿一次药和注射剂,然后在县里的医院注射。这种天价注射剂学名为聚乙二醇干扰素,一般与利巴韦林合用,作为慢性丙型肝炎的理想治疗方法。“每个人每星期就要打一次针,每一针要花费1200元,这还不包括吃药和坐车来广州拿药和取针的费用。”尽管花费巨大,罗静香还是四处借钱维持治疗。她知道,有病就要治,不然丙肝很容易转化为肝硬化。

和罗静香一家相似,今年38岁的陈怡芳于2009年4月被检查出丙肝阳性后,她的一双子女也先后被检验出感染丙肝。如今,儿子经过一年的干扰素注射,花费6万元,病情趋于稳定。但陈怡芳和女儿却没钱接受治疗。“发病也是没办法的,大人就不去管咯,女儿也没管,先治儿子。”陈怡芳转过头,抹着眼泪,小声说道。

还有一些感染者,由于没钱注射昂贵的抗干扰素,只能找寻其他生路。“我现在打针都是打80元一针的,疗效一点也不好,肋骨附近还是会经常痛,但并不厉害,不去管它算了。”黄群英说,儿子在外打工,丈夫每月工资1200元,没钱为她治疗,如今已停药四个月。跟黄群英一起住在响水路的83岁的老母亲,去年6月也被诊断为丙肝,更让这个家庭雪上加霜。因为没钱治疗,只花了200多元为老母亲打了几针,平时熬草药服用。

67岁的温有青也选择了在中草药店抓草药吃,每个月花200多块的药钱。“哪有那么多钱治病呢?”感觉身体好时,温有青还要帮忙照顾孙子。“我只是带他们玩,但不和他们一起睡,我自己一个人睡,我也有自己的碗筷。我不会把病传给他们的。”

患者们还普遍表示,即使注射了抗干扰素,那种滋味也并不好受。“我不仅会感觉疲惫,睡上一整天,有时还会有眩晕症,突然晕倒在马路上。我最喜欢打麻将,以前闲来无事会叫上几个好朋友搓上几圈,但现在拿个麻将手都抖得不行。”一名患者这样描述。

歧视

朋友疏远歧视难堪

除了恶化的健康状况、死亡的阴影和沉重的经济压力,丙肝感染者们还时时感觉到无形的心理压力。

“我老婆在确诊为丙肝后,连她单位最好的朋友都不肯和她在一起工作了,现在单位有吃饭等活动,我老婆也都不参加了。我们也告诉小孩,让他不要说自己有丙肝,怕被他同学歧视。”王少柯说,目前紫金县绝大部分人并不了解丙肝及其传染途径,只知道它具有传染性,所以感觉很害怕。因此丙肝患者的生活中充满了歧视。

一名在县政府部门工作的感染者,虽然治疗的经济压力相对较轻,但无形的压力让他不胜其扰:“得这个病后,每到一个地方,别人的那种眼神就受不了。”她说,如今自己也减少了与别人出去玩的机会,也不敢在外面吃饭。“以前有空去发廊做个面膜洗个头,现在也不去了,怕传染给人家。”

59岁的傅彩英说,自己得病后,连家人也对我说“不如你一个人出去住好了”。“虽然是玩笑话,但我心里还是很难受。”傅彩英有2个儿子,老伴身体也挺硬朗。如今她仍和家人住在一起,“目前我的初步治疗已经结束了。我还是怕传染给家里人,所以用自己单独的碗筷吃饭。”

呼吁

政府重视斩断疫情

到底有多少人感染病毒?他们的身体内的丙肝病毒,来自哪里?通过什么途径传播?去年12月中旬,南都记者前往调查时,当地居民们都表示,虽然从2010年当地就开始出现大量居民感染丙肝的情况,但当地政府却一直没有组织对当地居民进行筛查,也没有进行过专门的流行病学调查。为此,他们忧心忡忡。

“这就像是一颗社会肿瘤。如果政府不去管理它,那总会有发作的一天。”接受记者采访的十余名丙肝感染者希望政府部门能出手。“帮一下,帮帮我们的下一代!”对他们而言,孩子的健康是最后的希望。

“我们希望政府能重视一下,给我们县的人免费做身体检查,免费治病,同时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着想,一定要彻底切断传染源,阻止交叉感染,否则整个县城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可能有更多人会感染这个病。”王少珂说,“希望政府部门能够加大宣传力度,让大家知道如何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自己的家人和朋友。”

“如果放任下去没人管,让丙肝在紫金县蔓延,那么紫金将沦为一座死城。”有患者说,“如果紫金县这件事情得不到控制,那谁还敢进来这个地方呢?这里就像另一个麻风窝,就叫它魔鬼县好了咯!”

知多D

主要经血液传播日常接触不传染

丙型病毒性肝炎,简称丙型肝炎或丙肝(H C ),是由丙型肝炎病毒(H C V )主要通过血液等途径传播引起的急性肝脏炎症,临床表现与乙型肝炎相似。丙肝呈全球性分布,流行性很强,国外人群感染率高达3%,我国健康人群H C V抗体阳性率为0.7%~3.1%.丙肝传染性很强,一旦感染很难治愈,并极易转为慢性肝炎和发生肝硬化,甚至诱发肝癌。

血液传播是丙肝最主要的传播途径,特别是共用针具静脉注射毒品。输入被丙肝病毒污染的血液或血制品,使用被丙肝病毒污染、且未经严格消毒的针具以及医疗和美容器械等可导致传播。共用剃须刀和牙刷、文身和穿耳孔等都是潜在传播方式。与丙肝病毒感染者进行无保护性行为也可能感染丙肝。多性伴性行为感染风险更大。感染丙肝病毒的孕妇约有5%-10%的可能在怀孕、分娩时将丙肝病毒传染给新生儿。

但是,与丙肝病人的日常生活和工作接触,如握手、拥抱、礼节性接吻、共用餐具和水杯、共用劳动工具、办公用品、钱币和其它无皮肤破损或无血液暴露的接触,不会传播丙肝病毒。咳嗽、打喷嚏、蚊虫叮咬也不会传播丙肝病毒。

暂无疫苗可防治潜伏期长达20年

南方医院肝病科副主任宋剑教授表示,经过近年来的不断努力和大面积接种乙肝疫苗,我国的乙肝发病率已经大幅下降。估计再过几十年,就可以基本消除乙肝。但我国从2007年才开始对丙肝进行检查,目前还没有把丙肝列入常规体检项目。目前丙肝还没有疫苗防治,感染后潜伏期又长达20年,不发病时基本没有症状,一旦发现病情就已经比较严重。因此,将来丙肝可能取代乙肝,成为主要的防控肝炎对象。因为丙肝主要通过血液传播,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对血液制品管理不够规范,当时有过输血史、接受过手术的人,最好去医院进行检查,有否感染丙肝病毒,以便早发现早治疗。

欢迎您参与咨询:

页面导航

律师团队

医学顾问

热门标签

历史文章

友情链接